刀~
全职暖暖撸啊撸
莫凡痴汉
脑洞深大
不吃莫橙和all

很多人说薛洋要是玩剑三那一定是个人头狗喵哥,所以我选择上线捏脸(x

效果超棒啊wwwww之后会有洋洋的j3日常掉落w

行了够了我去你的狗崽粉逼人黑

ooc写上去了就很可以ooc了哦?

没看过原著写同人ooc就可以被原谅了?

我见过粉吊的没见过如此理直气壮不要脸的

当然不是所有的狗崽粉。

很多萌狗崽的大大画文都赏心悦目,粉丝也很有质量。

可是质量再好也架不住数量(╯°Д°)╯︵┴┴

我写完点文和年二我就再不打狗崽tag

何时能屠尽天下ky狗。

不喜欢薛洋我都还能理解,我茨红茨是招你惹你了。

校考之前不更新。

我现在特想拆人,特别是双道长的脑残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恶心。

放过wuli洋洋,放过wuli晓薛晓靴靴。

你萌你的双道长,我走我的四十米大刀。

别来恶心对方。

快联考了,暂时消失。

【狗崽】年.第一世

这么久以来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年」这个故事(不知道可以戳戳头像。

这次记一下年世界观中有关cp的故事

年是脑洞合集,每一个更都可以拿去写文画画,但请记得带上出处和我的名字w

1狗崽崽(双妖狐)

第一代:妖狐很小的时候在上上迷路的时候看见了大天狗,对这个美丽的神颇有好感,大天狗也是一眼记住了这个狐狸团子。

后来妖狐自然觉醒得时候因为受到了「——」的影响分出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但三尾将虚弱的妖狐带回狐族的时候,未能拿回力量。

分出的力量由于黑晴明的恶意而成为了另一个妖狐,他以为觉醒妖狐是他的弟弟,他俩一起生活,他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弟弟。但由于姐姐的偏心而被抛弃,所以带着面具这挡着自己的脸。觉醒后,两只妖狐一个被带回了狐族,一个游荡在森林。

分裂出的妖狐因为先天不足「无法觉醒」。

大天狗去狐族游玩时遇到了长大的狐狸,觉醒狐因为能力缺失实力很弱,大天狗出于不知名的情绪开始有意无意的照顾这个孩子。

未觉醒的妖狐爹不亲娘不爱,游荡在这个世界。

直到有一天,未觉醒的妖狐看见了和大天狗一起的觉醒妖狐

天造地设门当户对。

心中黑暗的种子被狠狠的刺激,抽出枝条快速生长,他开始憎恨这个「弟弟」,憎恨记忆中光辉的神明吧所有的温柔毫无保留的给了另一个人

他开始憎恨为什么自己会有满天阳光下和神明相遇的记忆,为什么被爱的永远不是自己。

于是他取下面具,诱骗了大天狗,在他心里埋下深深的咒。

在他的帮助下,黑晴明攻下青丘,三尾狐已经被收为式神,觉醒妖狐死在了青丘,但为觉醒的妖狐不只是因为虚假的记忆作祟还是因为本就身出同源,偷偷救下了觉醒妖狐的灵魂。

这时黑晴明重新洗掉了他的记忆,他认为自己是狐族的幸存者,孑然一身无亲无故。觉醒妖狐的灵魂从此沉睡在他的体内 让他有了觉醒的力量。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希望吧一个人的美貌永远留住,希望一个人致死都爱她。

他被晴明收为式神,对战昔日的神明。

而以为爱人已死的神明,看见貌美的狐狸时,开始拼死挣脱咒语。无比的希望以原来的样子再次拥抱这个可爱的狐狸。

于是重伤之下,他挣扎着走到那只狐狸身前,轻轻的抱住了他。

那是被分割的灵魂第一次被爱,被一个人全心全意的爱着,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

他感受着轻轻搁在他头顶的下巴,听着渐渐平息的心跳,回忆起了所有的痛苦。

他本就是多余的那个。为了虚无的记忆,近乎毁掉了整个世界。

崩溃的狐狸找到了阎魔,拜托她让神明和觉醒妖狐的灵魂送入轮回。

然后踏出了时间,留在妖狐了与神明初遇的地方 ,沐浴在阳光下,抱着温暖的羽毛等到永远也不会到来的神明。

——

写到这里 小生输液的手已经完全僵掉了。

小生先去捂爪子qwq。

红茨红脑洞一记,白天写

你可能不会沉迷于红叶做柔软体操时修长的大腿,但你会在看见她抬起紧质的长腿踹断别人的臂骨时,情不自禁的发出「喔!」的赞叹

【求文图】鬼火梗

有没有人原意写/画鬼火球茨木悄咪咪的想往睡着的酒吞怀里蹭的文/图

望着那份安静的睡颜满脸求亲亲求抱抱求举高高_(:з」∠)_

想试试漫画,但是上课时间是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如果我有机会就画画吧,以及_(:з」∠)_谁给我一个名字来命名我这一堆刀子,正经一点的

【脑洞】唯一

1——

小生是一个非洲阴阳师的唯二的sr之一,妖狐

阿爸有什么好的都给我,我也很努力的突突突突突突突

哪怕我只是突突,阿爸也不会太怪罪我

那次阿爸于他的朋友一起打御魂,我看见了另外一只妖狐

突突

突突突突突突突

小生向来在同体面前有自信

毕竟小生不努力,阿爸就只能考虑给雪女姑娘刷针女套了

一轮下来,出了暴击树妖

阿爸的友人说两个妖狐太慢,决定祭出大招

那是一个有着黑色羽翼的妖怪

他把小生的同体轻轻的扣在怀里,展开双翼——

羽刃 风暴

那人拿着团扇,淡淡的念着

那是多么美丽的人啊……

小生的同体与他相视一笑,小声谈论着什么

……

这感觉真不好。

闷闷的,就像是犬神的刀刃插进了心口

同体真幸运啊。

那样的怀抱那样的笑意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恋人

妖狐不会看错妖狐

这世界上有这么多妖狐,你真幸运

小生站在大蛇的面前,看着那两人离去

右手不自觉的捂上了胸口。

——空空的。

就像是自己以为有着满满一箱珠宝的箱子,用华美的钥匙打开的时候发现里面只有蛛网。

钥匙还不是自己的

想什么呢?

那是其他妖狐的恋人,无论如何,小生不会打他的主意

2——

经常看见他们

有时候,哪位叫大天狗的神明也会对小生笑笑

寮里的式神们总说我心不在焉,望着天空一坐就是一天

山兔捡到了大天狗的羽毛

小生去要了一根,很漂亮

也许小生是恋爱了?

那小生一定失恋了。

阿姐拍了拍小生的脑袋,没有说话

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点疼

我——不正常

那位神明是唯一性数据

也就是说,万千妖狐,只有一个是被爱的

占有

小生生出了可怕的心意,思来想去,决定改变自己的数据,吧这份情绪锁起来

钥匙就是他的羽刃好了

锁孔就是小生的心脏。

3——

杀了很多人

伤人数据的斩杀着是那个美丽的神明

小生早早的开启了杀戒,这样阿爸有足够的时间重置帐号

也许阿爸对着下一个妖狐也是这样温柔吧

他来了

「你是唯一数据」

「是的」

他愣了愣,也许是没想到我这么直白

承认了,也就表示准备好赴死了

我抬起手,折扇散出淡淡的光芒

他展开双翼,悬浮在半空中

4——

我快死了

用狂风挡住风暴是痴心妄想。

但是小生还是挥舞着扇子,眼泪被风带走了

他看不见太好了

深山上的神啊,给小生一个拥抱吧

于是小生站在他的面前,抬起手环住了他

也许是吓到了。

他没有动

心脏好疼

其实是小生压根就没什么感觉了

小生的狐耳都只有一半了

5——

维持不住觉醒

维持不住人形

小小的狐狸

心口是长长的鸦羽

「下次,请先遇到小生啊」

这句话,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脑洞】年

疑惑于恐慌在酒吞心里蔓延,望着那腐朽的森林,酒吞恍惚中想起他走在林中是,里面是阳光普照的。

那狼族的少女,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困在了森林里,连同她的记忆于时间……

等等。

时间?

酒吞望向几乎看不到星星的天空,一股凉意在他的身躯里乱窜,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头上留下冷汗。扑通一声,他半跪在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去找……去找安倍晴明。」

酒吞的心里有很多个声音在争论着,吵得他头疼欲裂,烦躁无比,

「记忆……安倍……」

「可是……活……时间……」

「……星熊……角……」

「山……没有了……」

「……吾不能,再失去他了。」

就像是达摩死后炸开的烟花束,酒吞的心里像是有一片迷雾被狠狠炸开,他瘫倒在地,胸腔里蔓延出幽冷的寒意。

酒吞爬了起来,向前走去。

山林,耳朵尖上泛着紫光的狐族少年抱着一把黑色的鸦羽,一言不发的把他送出了路口。

荒川,主人的座椅上上孤零零的躺着一把扇子。

池塘,拿着荷叶的小妖腰上别这一片亮色的鳞片。

云城,鸟族的少女身上长着蓝黄参杂的羽毛。

河边,瓷器里的青蛙抱着蓝色的雨伞。

樱林,桃色的女妖沉睡在樱花瓣里。

他不同的的赶路,试图驱散心中的恐惧。

那恐惧不是来源于被时间困住的妖怪,二是来源于他的内心。他猜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细想。

那真相太过孤单了。

他找到了地府,高坐在云朵之上的女人手里攥着一杆长长的毛笔,白色的鬼使挥舞着玄色的镰刀,紫衣少女的双目被一个圆圈挡住,坐在山鬼的旁边机械的磨着药。

「嘿……酒吞,」阎魔说,「往那边走吧。」

那眼神充满了空虚和冰冷。

「他说的没错,你终究是……」

「——」

酒吞没听见那个词。

他跑开了。

他甚至不敢去直视阎魔的眼睛。

——

酒吞站在晴明的院子前,那里面只有一个人的气息……或者说,一只妖。

三尾狐轻轻的扫着地。

「酒吞大人可是来寻晴明大人的?」三尾的笑容就像是以前一样,落满白雪的世界里,三尾无声的笑了笑,「酒吞大人可是来晚了啊,晴明大人……」

「晴明大人他已经逝去三百年了啊。」

酒吞争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三尾。

「酒吞大人进来坐坐罢。」

三尾转身走向房间,酒吞跟在了他的后面。

「你不能出去?」

「是的,我的力量太弱,神乐大人死前,我曾求她让我做这屋子的守护灵。」

「妖力是怎么回事?」

「时间。你被砍下脑袋之后的时间里,人间界附近的世界妖气都日渐稀薄。大江山是这样,荒川是这样,大天狗哪儿也是这样,除了地府,无论神佛妖鬼,都慢慢儿的没了。」

「……他们,怎么了?」

「……」三尾狐递上了一一杯温酒,「发生了很多。」

「红叶大战之后重伤回了枫林,死在了那里。」

「大天狗为了救那狐崽子强行断了黑晴明的咒术,跟那孩子见上一面就死了」

「荒川被黑晴明当做了根据地,战后几乎夷为平地,荒川那人恢复之后跪在地上三天三夜,最后把一身力量都用来重建荒川,神魂具灭,到死也没能救回里面的子民。两面佛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但自他消失之后,荒川似乎是多了些生命。」

三尾摆上一些点心,他知道酒吞不喜甜食,遍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鲤鱼精死在了战场。她偷偷跟去帮助解救她的阴阳师朋友,用尽力气死于魂散。雨女转生了,那只青蛙到死都没说出口什么。羽族的那个小姑娘,吃了他哥哥。」

「……?!」

「哎……」三尾轻轻的把茶杯搁在桌上,「我现在的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她边哭边吃,满脸都是血和羽毛,当时樱花已死,桃花昏迷,胡蝶精被困在了梦里,惠比寿重伤几乎消散,她哭着吃掉了重伤的哥哥,帮撑过了最后一战。然后……死了。」

「萤草呢?」酒吞突然问道。

「觉,死在了黑晴明手里。萤草入妖,奇袭抢回来了觉的尸体,重创了大天狗,让他有了机会断咒。然后就化回原型了。」

「……」

「你清楚的,腐草为莹,她本就没有化为原型还能再次修炼的可能。」

「判官死了,还有小黑。他们死于梦境,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胡蝶精把他们的尸体带出来之后就沉睡了。」

「还有山兔,那孩子看孟婆重伤双目失明,就偷偷喊了牙牙偷袭,她本身能力非凡,但终究不敌敌人的强大。死在了人间界和地府的交界。」

「……他呢?」

「谁?」

「……茨木」

「死了。他用剩下一只角为代价幻术抢了你的头。那时大江山已经近乎被夷为平地,为了让那群小鬼们全逃走,他吃了你的身体。」

「!」

「然后死在了罗生门。我们……没来得及救他。人间的阴阳师对晴明早就意见,瞒着他展开了围攻。」三尾敲了敲她的额头「那是茨木一头红发,站在罗生门下。致死都没有退让一步。」

「那之后,人间界漫漫进入了平静。妖刀姬被存放于人类的房屋里日复一日意识消散,青行灯偷偷换走了妖刀姬的原身。」

「那个武士,源博雅,死在了和黑晴明的最后一战」
三尾狐顿了顿「那时他被晴明大人以一个我不知道的理由遣返回了皇城,却突然出现在战场,为晴明大人挡下了咒术。」

「……那时他穿着人类结婚时的衣服,头发就像是苍白的纸,他中了咒术之后……所有人的忘记了他。应该说是忘记了于他相处的时间。我问了很多人鬼妖魔,他们有的不知道,有的说记得皇宫里有个擅长乐器的人。」

「记得博雅大人的只有四个人。早早死去的你,化作灵的我,祭品神乐,还有不老不死的八百比丘尼大人。」

「白狼在源博雅死后没有多久就消失了,据说是回了他们初遇的林子。」

「后来,八百比丘尼大人请求神乐杀了她。因为她再也不想看见这时间的流逝了。」

「她同意了。不死之身只能由不死之身终结。」

「剩下的,活着的,死去的,大多都先陷入了某个地方,也许是记忆,也许是时间,他……不,应该说我们,都被截断了时间,停留在什么地方。」

「然后就是你到的世界了。」

「……」

茶早就凉了,酒吞坐在廊上久久未动。

三尾也就坐在他身边,什么都不说。

雪还在下,厚厚的,积起来又化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酒吞站了起来,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再见。」

身后是腐朽的房屋,一缕细小的魂火轻轻的散开,游向了地府。

时间已是千年了。

酒吞披散着长发,望着高楼林立,找寻这熟悉的气息。

——

END

——
时间线

战黑晴明—1—人类围剿大江山——神棍姐姐死去,三尾成为了守护灵,并且开始记录—2—酒吞醒来,三尾死去。
1~2不停的有昔日的式神死亡或者迷失。

中间的一切都可随意拿去写写画画,结局一样就好了。

另五篇点文也在这个世界观里,包括20和60,也在。